<var id="xxl75"><video id="xxl75"><thead id="xxl75"></thead></video></var>
<cite id="xxl75"><video id="xxl75"></video></cite>
<cite id="xxl75"><span id="xxl75"></span></cite>
<cite id="xxl75"><video id="xxl75"><var id="xxl75"></var></video></cite>
<cite id="xxl75"><strike id="xxl75"></strike></cite>
<var id="xxl75"></var>
<var id="xxl75"></var>
<var id="xxl75"><strike id="xxl75"></strike></var>
<var id="xxl75"></var>
<cite id="xxl75"><span id="xxl75"></span></cite>
<ins id="xxl75"><span id="xxl75"></span></ins><var id="xxl75"><strike id="xxl75"><thead id="xxl75"></thead></strike></var>
<var id="xxl75"><strike id="xxl75"></strike></var><cite id="xxl75"><video id="xxl75"></video></cite><var id="xxl75"></var>
<cite id="xxl75"></cite>
<cite id="xxl75"><video id="xxl75"></video></cite>
<cite id="xxl75"><span id="xxl75"></span></cite>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漫談邊緣計算(二):各懷心事的玩家

2019-04-26 09:24 尚儒客棧

導讀:如果說邊緣計算是公同認定的目標,那么我們看到,不同類型的廠商基于自身的特點,會從不同的起點、沿著不同的路徑,向這個目標奔跑。

芯片 邊緣計算,邊緣計算,云計算,云服務商,CDN,芯片制造,5G

圖片來自“東方IC”


【編者按】邊緣計算是在一定程度上彌補傳統云計算的不足,相對于傳統的全集中模式的云計算中心,邊緣計算節點可以在現場終端側,也可以在終端與中心之間的任何一個位置,來改善云計算的時延、成本、性能和安全性等。

如果說邊緣計算是公同認定的目標,那么我們看到,不同類型的廠商基于自身的特點,會從不同的起點、沿著不同的路徑,向這個目標奔跑。


【傳統云計算廠商】

邊緣計算是傳統云計算的延伸和補充,那么對于邊緣計算最關注的自然是云計算中心和提供IaaS服務的企業,國外的代表是云計算三巨頭:微軟、AWS、Google,國內則是BAT等互聯網公司。

對于這類企業來說,邊緣計算是從云計算中心層層向外推出去的,成長路徑是自頂向下,由內而外?;谧陨韽姶蟮腎aaS和PaaS,云計算企業采用分布式技術將算力和存儲向外進行拓展和延伸,而控制中心仍牢牢地掌握在中央節點里。

在國內,這種模式非常符合某些客戶的胃口,因為這些客戶:

1、對云計算等新技術有憧憬,或者說被忽悠;

2、對中心化模式的云計算有顧慮,典型的表現是不愿意放棄控制權,質疑互聯網企業在安全方面的能力等;

3、自身技術能力不足,對數字化理解有限,認識不到將對業務產生的沖擊。因此,這些客戶往往愿意認可相對保守的技術方案,希望通過小范圍小規模的改造起步,有了經驗和成效之后再考慮全面推進。

這些客戶也是國內這些云計算廠商非常合適的目標。如今以個人為主體的消費互聯網已經發展到了相當規模,人口紅利帶來的流量增長幾近耗盡,而互聯網公司需要向資本市場證明自己的成長空間,最好的商業故事就是打開一個新的市場空間,讓世人看到這個空間里客戶規?;鲩L的狀態,來證明自己新的成長性。也就是說,互聯網公司愿意投入巨大資源來證明,我們有新的客戶成長案例,有新的產業發展空間,因為這樣完全能夠得到更高的回報。

帶著消費互聯網時代建立起的數字化光環,找到期待數字化變革的行業客戶,用邊緣計算的理念說服他們進行探索,拿客戶實例證明這是云計算發展的新空間。這是云計算公司力推邊緣計算的商業邏輯。

在具體技術方面,互聯網企業將面臨著與行業客戶具體需求之間的博弈,換句話說就是雙方對系統控制權的爭奪。自頂向下的技術規劃和自底向上的業務設計會有沖突,用新技術設定的新流程和傳統模式下的老規則會有沖突,做幾個點的技術突破相對容易,但要真正實現行業客戶的全面數字化,互聯網企業突破新市場,如何處理這些矛盾是關鍵。

【傳統電信運營商】

在消費互聯網時代,電信運營商在與互聯網公司的競爭中節節敗退,其中既有偶然因素,也有先天的劣勢,對此行業內外都做過不少反思和總結。在分析運營商處于劣勢的原因時,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互聯網企業都是集中運作模式,一點上線全網推廣,靈活且效率高;而屬地化為主的運營商要開一個業務,需要層層傳遞,效率低、執行力差。

電信運營商以屬地為主體,這是有歷史淵源的,也是短時間內難以改變的。而邊緣計算的提出,讓一些運營商人看到了希望:能不能將運營商在屬地的存量和資源轉化為先發優勢,借助邊緣計算的發展,讓屬地資源提供的業務從傳統的"連接"拓展到"計算"和"存儲",一舉扭轉運營商在行業數字化市場競爭中被動的局面。

所以,國內的電信運營商重整旗鼓,整合各方資源,主要包括:1、屬地化布局的技術、營銷和服務隊伍;2、遍布全國且分級(全國、省、地、縣)設置的機房和人員;3、通信網絡為主體的數字化基礎設施。這些資源的積累和沉淀非一日之功,如果能與新技術、新平臺、新業務進行有效整合,可以組成一支強大的力量。

邊緣計算涉及的新技術較多,運營也不成熟,全靠屬地去摸索,投入效率低周期長,肯定不行。與互聯網公司的套路不同,電信運營商發展邊緣計算比較適宜的方式是"頂層設計,四面開花"。就是說在總部層級進行整體規劃和設計,在各地進行有組織的試點,對于關鍵技術和問題組織全網優質資源集中攻關,然后是經驗總結和大面積推廣。這是電信運營商非常擅長的一組動作,發揮"兩個積極性",操作起來駕輕就熟。

從客戶視角看,電信運營商是代表著安全、穩定、可靠的"國家隊",更容易得到傳統行業和企業的信任。尤其電信運營商已經有與企業客戶的觸點,把企業通信、基礎網絡、個人/集團業務整合起來,和邊緣計算業務打包,會產生相當強大的吸引力和市場競爭力,與運營商合作能得到什么實惠,一算賬就明明白白了。

相對于其他玩家,電信運營商擁有的資源優勢和基礎布局,在邊緣計算的競爭中贏在了起跑線上。但是這場競爭才剛剛開始,通信行業的保守、多層級之間協作不暢、企業管理機制僵化等,都會嚴重影響前進的速度,這也是眾多人士不看好電信運營商的原因。

這也許是電信運營商的最后一戰。如果在這場競爭中失利,恐怕運營商就只能作為基礎設施的提供者,將能力開放給邊緣計算的贏家,吃著老本收辛苦費,看著別人掙大錢。

【CDN廠商】

CDN的技術原理已經完全透明了。CDN廠商依托部署在各地的邊緣服務器,通過中心平臺的負載均衡、內容分發、調度等功能模塊,使用戶就近獲取所需內容,降低網絡擁塞,提高用戶訪問的響應速度。說CDN就是邊緣計算的一種體現方式,想想也蠻有道理的。

所以無論國內還是國外,CDN廠商將業務范圍拓展到邊緣計算領域,技術門檻是最低的。無論是內容的存儲還是轉發,無論是負載均衡還是資源調度的算法,技術理念非常一致,說不定絕大多數代碼拿過來都能用呢。難怪說到邊緣計算的興起,網宿的股票一連數個漲停。

但實際分析下來,CDN廠商做邊緣技術需要面對的問題也不少:

首先,CDN成長初期是依托電信運營商的資源,到中后期才自建網絡和基礎設施,總體來說還是以輕資產運營為主。如今邊緣計算剛剛興起,云計算廠商和電信運營商就已經把CDN廠商當主要競爭對手了,向其開放資源的意愿和可能性下降。單靠自己的力量,哪怕資本有一定程度的助力,CDN廠商能和財大氣粗的運營商和IaaS供應商掰手腕么?

其次,雖說原理類似,但從技術角度看,邊緣計算中計算和存儲能力的分布算法未必那么容易由內容分發來改寫,因為相對于視頻的傳輸和軟件的下載,行業客戶對數據的調用和管理更復雜,也更加個性化,所以在模型和調度方面還有很多需要探索的地方。更何況近年來云計算和運營商都嘗試開展CDN業務,所以CDN廠商在技術方面的優勢并不明顯。

還有,就是客戶的選擇。CDN廠商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配合上了互聯網產業的發展高峰期,而邊緣計算的客戶并不是CDN廠商的傳統客戶群,所以在商業拓展方面處于劣勢。個人判斷,CDN廠商在邊緣計算剛剛興起的時候,可能在競爭中憑借技術優勢搶先半個身位;但從中長期發展來看,尤其等到5G規?;螅ㄏ乱黄饕勥吘売嬎愫?G的關系),未必能成為最終的贏家,所以在適當的時點,找到一個金主把自己的技術、業務、客戶組合在一起,賣個好價錢,不失為一個明智的選擇。

【芯片/設備制造商】

前面說的幾個玩家多是以軟件為核心的,或者是運營能力比較強的;而換一個視角就會發現,邊緣計算對于芯片/設備制造商為代表的硬件廠商來說,也是個非常不錯的機會。關于邊緣計算里軟件和硬件的關系,我會在這個系列的第四篇里詳細分析,這里只是先簡單說說硬件廠商的思維邏輯。

雖說近些年來,軟件的價值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未來會越來越強調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和重視,但從產業實際情況來看,尤其中國的傳統企業,還是覺得一排排的硬件比看不見摸不著的軟件靠譜、值錢。

都是硬件廠商,但是在邊緣計算這場大戲中,各家玩游戲的姿勢并不一樣。

有的企業在看好邊緣計算廣闊市場空間的同時,也看到了其中的行業風險,因此立足于為邊緣計算做通用型硬件。多少年來,不管信息服務提供商、應用開發商、系統集成商這些角色是不是賺錢,硬件基礎設施是需要真金白銀的投入,生產廠商成了信息化的最大受益者,所以他們選擇繼續在金礦門口賣礦泉水和牛仔褲。

這類硬件企業主要考慮適應邊緣計算的整體發展,研制出性能更高、成本更低的產品,同時加強生態建設,推動自身的研發方向成為國際標準和產業共識,讓自己的產品和更多的合作伙伴適配,產業蛋糕做大了,自然可以賺個盆滿缽溢。

還有的企業看到,如今硬件產品的競爭也很激烈,尤其是基于通用性國際標準的硬件設備,價格戰打得一塌糊涂。要想走出競價這種低端競爭的泥潭,就需要不斷進行技術突破和創新。利用軟件的功能和性能來體現競爭性,再通過硬件的方式進行銷售,這種軟硬件一體化的方式在商業上更容易獲得成功。

這類硬件企業主要考慮針對邊緣計算的具體場景,研制出更具專業特性的產品,比如融合了AI算法的智能硬件,集成了圖像識別和視頻壓縮的攝像頭,存儲通信能力一體化的物聯網模組等。一旦某類產品需要進行規?;渴?,就需要大量的專用硬件,前期的投入就演變為競爭的門檻,獲得超高的回報。

無論是做通用硬件還是選擇一個方向做專用硬件,成功之后都會獲得豐厚的回報,而與此同時也都面臨著產業風險。風險不僅是產品研發不成功,或者產品做得不經濟,更多的風險源于自身難以掌控的產業發展節奏,是典型的"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結語】

2019年伊始,產業的各個玩家都看到了邊緣計算的機會點,都看到了自己的優勢和發力的方向,都有很難克服的困難,甚至難以逾越的鴻溝,都明白小算盤打得再好也可能會事與愿違。但在如今這個充滿焦慮的年代,產業能看到的機會并不多,所以各方也都紛紛在嘗試,也許最終的贏家不是我,但是經歷過程收獲經驗,又何必太在意結果呢。


75秒快3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