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甲骨文“撤退”,云計算承擔巨頭跨越“不連續性”的增長點

    2019-05-10 09:21 科技向令說
    關鍵詞:甲骨文云計算

    導讀:“醞釀”了幾個月的裁員消息,終于塵埃落定。5月 7日,Oracle(甲骨文)召開了面向全中國區的電話會議,亞太區人力資源負責人宣布,“公司正進行業務結構調整,導致一部分人要離開崗位”。

    甲骨文,Oracle,云計算

    圖片來源于網絡


    “醞釀”了幾個月的裁員消息,終于塵埃落定。

    5月 7日,Oracle(甲骨文)召開了面向全中國區的電話會議,亞太區人力資源負責人宣布,“公司正進行業務結構調整,導致一部分人要離開崗位”。

    好壞參半,Oracle這次裁員心慈手快。

    心慈是提供了N+6的良心補償;手快是首批裁員就約900余人,而整個CDC才 1600人,這意味著首批裁撤人員數額就達六成。第二批裁員或將在7 月進行,深圳、南京、蘇州、上海等地的CDC員工或面臨一對一面談。

    根據InfoQ的統計,近幾年Oracle的裁員事件不斷,比如:

    2015年,Oracle裁減了Java布道師員工;

    2016年,傳50% 的Solaris員工被裁;

    2017年1月,裁撤硬件系統部門450名員工;

    2017年9月,Oracle解雇所有Solaris技術員工。

    盡管裁員是所有大企業的“必修課”,但這次Oracle關閉中國研發區卻被認為是外企時代落寞的標志性事件。我們唏噓之余,也在尋思甲骨文到底錯過了什么。

    Oracle大撤退,后浪為何狂趕前浪?

    稍微梳理Oracle近幾年的裁員史就會發現,其裁員或主動或被動,但這次裁撤中國研發中心,卻有幾分狼狽。作為第一家進入中國的世界軟件巨頭,Oracle難逃被后浪拍死在沙灘上的厄運。在響鈴看來,主要有三點原因。

    1、財報所累,內憂外患,Oracle需要割股療傷

    盡管Oracle 2018財報沒有具體披露中國市場的營收,但從整個亞太區的營收情況看,割中國市場這塊肉是不得不為之。

    按照GAAP會計準則計算,2018財政年度,甲骨文總營收為398.31億美元,與上一財年的377.28億美元相比增長6%;凈利潤為38.25億美元,比上一財年的93.95億美元減少59%。其中亞太區收入為63.33億元,只占總收入的16%。相較于其他國際巨頭,甲骨文在亞太地區的成績并不算優秀。

    過去30年里,甲骨文依仗在服務器、數據庫、存儲等核心IT技術上的優勢,一直坐享高額利潤,對后來者并沒有太多提防。

    讓甲骨文意外的是,后來者很快追了上來,甚至昔日的客戶成了自己的對手。比如亞馬遜推出Redshift與Aurora、阿里云推出POLARDB等完全構建在云上的數據庫。

    于是甲骨文不得不丟車保帥,割股療傷。

    2、轉型不如預期,錯失云計算

    2010年前后,憑借強大的銷售能力和定價權,甲骨文在數據庫市場上一騎絕塵,市場份額一度超過50%,但很快云計算技術興起,甲骨文過去的優勢一下子變成了自己破局革新的障礙。

    為了彌補自己在云業務上的短板,過去甲骨文花費了超過300億美元進行收購,包括2004年底以10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的Peoplesoft,2006年以58.5億美元收購的Siebel,2007年以33億美元收購的Hyperion海波龍,2008年初以85億美元收購的BEA,2009年4月底以74億美元收購的SUN等。

    但這并沒能改變甲骨文在云計算市場落后的地位。2019財年第二季度財報中,甲骨文云服務和授權支持營收為66.37億美元,較上年同期的64.61億美元僅增長3%,與其他同行相比(比如百度,在IDC發布的《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18下半年)跟蹤》報告中,在PaaS層面,百度智能云營收同比增速超過410%),甲骨文轉向云計算轉型的速度遠不如預期。

    而且按照IDC發布的《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18下半年)跟蹤》報告。2018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從IaaS+PaaS整體市場份額來看,阿里云、騰訊云、中國電信、亞馬遜AWS和百度智能云已經牢牢占據前五。所以無論是全球市場,還是中國市場,甲骨文在云計算上翻身的機會都不大。


    圖片2.png


    據媒體爆料,去年11月召開的亞馬遜re:Invent大會上,AWS CEO Andy Jassy在演講時就調戲了甲骨文創始人拉里·埃里森,認為甲骨文在全球云計算市場份額太低,根本不是對手,AWS只拿微軟,阿里巴巴、谷歌當對手。

    3、過度押注SaaS,卻跑錯了道

    今年3月,在裁員前,Oracle執行副總裁Don Johnson發送的郵件中也明確指出:“將來,公司的一切工作都將圍繞Oracle云基礎設施(OCI)業務展開”。也就是除了裁員收購業務,Oracle將以云計算服務為核心進行業務重組,非主要部門以及缺乏增長動力的部門會是裁員的重要目標。

    但現實證明,在云計算服務上,Oracle擺錯了姿勢,跑錯了道。因為全球巨頭攻占云計算的趨勢是:賦能SaaS生態,PaaS+IaaS平臺化“被集成”。

    我們可以看到,Oracle下注的方式是一通過收購,直接補短板,二是將重點放在SaaS上,比如重金收購的Peoplesoft是HR SaaS,收購的Siebel是CRM SaaS,收購的Hyperion是企業績效管理SaaS。

    而甲骨文的對手們擺出的姿勢都是:自己不生產SaaS,只通過服務與賦能擴大SaaS生態。

    2017年的re:Invent大會上,AWS宣布對其AWS合作伙伴網絡(APN)進行重大投資,其中就包括推出新的AWS SaaS Factory。

    微軟Azure更早,2016年其重磅打造的“創客先鋒——基于WindowsAzure的SaaS應用軟件大賽”就是針對傳統ISV(彼時它們都在向著SaaS模式轉型)。與此配套,微軟還推出了“微軟創業企業扶植計劃Bizspark“和“微軟創投加速器”,為優勝的SaaS開發者提供支持。

    國內的華為云、阿里云直接提出了“被集成”。比如阿里云在今年三月的“2019阿里云峰會”上提出要“練好內功、被集成”、“自己不做SaaS,讓大家來做更好的SaaS”。

    日前華為公司董事、企業BG總裁閻力大還公開提出,在堅持“被集成”的基礎上,華為企業業務的新定位是“Huawei Inside”,通過“無處不在的聯接+數字平臺+無所不及的智能”,致力于做數字中國的底座、成為數字世界的內核。

    這種的“被集成”就是要做一個操作系統,讓大家都照著這個操作系統的要求來做軟件。

    這和甲骨文已經不是在一個戰場上PK了,甲骨文還在下注SaaS,對手們已經要從場景上將IaaS、PaaS、SaaS“一網打盡”。甲骨文還在做軟件,對手們已經干起了操作系統。

    可以說從甲骨文開啟買買買模式,押注SaaS開始,就注定是一場敗局。

    跨越“不連續性”,巨頭要做大槐樹

    回過頭來看,甲骨文作為僅次于微軟的全球第二大軟件公司,就因為錯斷了云計算的趨勢,讓自己陷入了如此窘迫的境地,實在可惜。

    事實上,前有柯達,后有諾基亞,巨頭高光之后,一不小心就可能成為下一個“燃燒的平臺”。

    所以混沌大學創始人李善友受此啟發提出“非連續性”的概念,指出公司發展是一個S型曲線,到達一定程度就會遇到瓶頸,而如何跨越“不連續性”則影響著公司的興衰。萬維鋼在羅輯思維中給出的答案是:到一定程度之后要想辦法改變增長方式,換場地等。比如騰訊從QQ到微信就是轉換了場地,阿里從電商to C到云服務to B也是在轉換增長方式,而百度在2018年也基本完成了從內容生態布局,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的轉換。

    響鈴今日想說的是,無論是科技巨頭還是中小創業者,在自己的生命周期中,都要想好用哪樣姿勢筆畫自己。

    企業管理學上有“椰子樹效應”“大槐樹效應”一說,大抵意思是企業成長可以像椰子樹一樣,長得很高,但葉子的數量基本不變;成長的特征是每長一枝新葉,就會褪掉一枝老葉。放在企業里就是企業的規模和“年齡”不成正比,科技公司做產品迭代,若只壯大自己枝干,就會陷入成長怪圈:規模大,但營收、用戶、市場都不見增長,品牌老化。

    也可以像大槐樹一樣,枝繁葉茂,根深蒂固,樹冠大,可覆蓋上百平方米,又大又強。技術公司若要如此,就要在壯大自己的同時,也能撫育別人,一起做大做強。華為云、阿里云提出的“被集成”就是典型的大槐樹姿態。

    椰子樹、大槐樹好壞顯而易見,這就要求科技公司在迭代技術的時候,也需要同時迭代自己的用戶、市場和合作伙伴。比如過去李彥宏是搜索專家,現在是AI專家;過去百度靠搜索,現在靠“搜索+信息流”;過去百度的合作伙伴有百度聯盟等,現在百度的智能+業務已經鏈接到各行各業的企業和開發者。百度大腦已經是服務規模最大的AI開放平臺,開放了158項AI能力,24小時快速集成,開發者數量超過100萬,通過提供最先進、最全面的AI能力,不斷降低AI應用落地的門檻。

    這其實是大企業的一種胸襟,也是一種能力。

    如果,只是假設如果,甲骨文一開始就做云計算,一開始擺出“被集成” 的姿態。

    可惜,歷史沒有如果。


    75秒快3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