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xxl75"><video id="xxl75"><thead id="xxl75"></thead></video></var>
<cite id="xxl75"><video id="xxl75"></video></cite>
<cite id="xxl75"><span id="xxl75"></span></cite>
<cite id="xxl75"><video id="xxl75"><var id="xxl75"></var></video></cite>
<cite id="xxl75"><strike id="xxl75"></strike></cite>
<var id="xxl75"></var>
<var id="xxl75"></var>
<var id="xxl75"><strike id="xxl75"></strike></var>
<var id="xxl75"></var>
<cite id="xxl75"><span id="xxl75"></span></cite>
<ins id="xxl75"><span id="xxl75"></span></ins><var id="xxl75"><strike id="xxl75"><thead id="xxl75"></thead></strike></var>
<var id="xxl75"><strike id="xxl75"></strike></var><cite id="xxl75"><video id="xxl75"></video></cite><var id="xxl75"></var>
<cite id="xxl75"></cite>
<cite id="xxl75"><video id="xxl75"></video></cite>
<cite id="xxl75"><span id="xxl75"></span></cite>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云計算“新三極”成型

2019-05-09 08:51 深幾度

導讀:5月6日,全球權威咨詢機構IDC正式發布了《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18下半年)跟蹤》報告。這份報告清晰顯示,中國云計算市場已經形成了“新三極”格局

著名的統計學家C.R.勞《統計與真理》中提到:

在理性的基礎上,一切判斷都是數據。對計算的一知半解往往造成不必要的上當受騙,對計算的一概排斥常常造成不必要的愚昧無知。

在今天,萬事萬物都在被納入云計算的范疇之中。所有企業都在成為云計算的信仰者。

5月6日,全球權威咨詢機構IDC正式發布了《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18下半年)跟蹤》報告。

這份報告清晰顯示,中國云計算市場已經形成了“新三極”格局——BAT為代表的互聯網云廠商,中國電信為代表的電信運營商以及AWS為代表的外資廠商。

在“新三極”之中,后發廠商與先發廠商之間的差距正在逐漸縮小。我在《百度云“竹變”》一文所提到的“竹變”現象正在成真。

當然,竹子也分品種,在市場早期大家高度差異不大,成長速度都很快,但最終的天花板差距是非常大的。

巨龍竹最高能夠長到45米,常見的毛竹最高能夠長到20多米,紫竹一般卻只能長到3米。

云計算“新三極”之中,哪些廠商有潛力成為巨龍竹,還得看企業自身造詣。

一、百度智能云亮眼,云市場“新三極”成型

國際數據公司IDC發布的《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18下半年)跟蹤》報告顯示:

2018下半年中國公有云服務整體市場規模(IaaS/PaaS/SaaS)超40億美元。從市場份額來看,阿里云依舊位居首位,百度智能云和騰訊云都出現了大幅增長。

云計算“新三極”成型

IDC特別提到,2018年百度、浪潮等廠商得力于其強大的研發和生態實力,實現了高達市場平均水平2-8倍的迅猛增長。

可以說,云計算的“竹林”正在集體萌芽。

再仔細去看這片“竹林”就會發現,其中百度表現非常亮眼,它的萌芽速度遠遠超過了其他企業,坐穩了互聯網云廠商第三的位置。

2018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從IaaS+PaaS整體市場份額來看,前五名的云服務商分別為阿里云、騰訊云、中國電信、亞馬遜AWS和百度智能云,其中百度智能云首次躋身前五,營收同比增速超過3倍。

在PaaS層面,百度智能云營收同比增速超過410%,在所有廠商中增長最快。市場份額下半年位列第五,其中在Q4排名第四,坐穩國內云服務商第一陣營。

要知道,在2018年上半年這個榜單之中百度智能云還沒有冒頭。也就是說,百度智能云的市場地位以每一個季度提升一個座次的速度在向前發展。

2019年的百度云智峰會上,百度副總裁,百度智能云總經理尹世明就曾表示,百度智能云是國內單季營收突破10億元用時最短的企業。

云計算“新三極”成型

可以發現,中國云計算市場已經形成了“新三極”——以BAT為代表的互聯網云廠商,中國電信為代表的電信運營商以及AWS為代表的外資廠商。

我們可以看看一看“新三極”的各自優勢。

BAT為代表的互聯網云廠商,它們天然就是云服務的提供者和推廣者。

我一直認為,互聯網企業和電信運營商做云計算的思路和動力是不一樣的——兩種不同的風格也被視為是“云”和“端”的戰爭。不過,互聯網云廠商在云的建設上并不落伍,甚至已超出電信運營商和國際巨頭。

中國電信代表的電信運營商,擁有軟硬件的集成能力,還具備本地化服務能力。

電信運營商是云服務市場不可忽視的戰力,云服務是ToB業務,天然適合電信運營商。

運營商企業具有長期服務企業和政府信息化的經驗,而且集約化統領電信全網包括IDC、CDN等在內的云服務資源。不但擁有軟硬件的集成能力,還具備本地化的服務能力,能夠為客戶提供面對面的服務。

AWS為代表的外資廠商,他們在幫助中國企業出海,掃除全球化部署的障礙。

在國內市場一片紅海下,國內企業紛紛在抓住“一帶一路”戰略帶來的新機遇,尋找“出?!敝?。在法規遵從、全球化部署等種種障礙下,“出?!敝访媾R更加復雜的背景。AWS為代表的外資廠商在這方面有著不可取代的作用。

坦率來說,外資廠商未來的市場份額只會越來越低。事實上,中國企業出海這部分云業務也不會算在中國公有云市場份額之內。

也就是說,在中國市場,云計算最激烈的戰場只有兩派,一派是BAT為代表的互聯網公司,一派是中國電信為代表的電信運營商。

二、BAT和運營商之戰,互聯網云廠商或為主導

BAT有BAT的優勢,運營商有運營商的長項。至少從目前IDC的數據之中,我們可以看到百度等互聯網云廠商是如何在混戰局面中以其獨特優勢出線的。

1、歷史包袱小“上云”是本能

電信運營商目前還在號召要依托云平臺,進行SaaS化輸出,把產品和服務“云化”。對電信運營商企業來說,原本的企業服務業務有部分還未上云,上云一方面需要和內部博弈,一方面也需要說服外部客戶。

目前大家都知道這是趨勢,總歸還需要一定的過程。但是互聯網云廠商并不存在這個問題,因為“上云”就是互聯網云廠商的“本能”。

尤其是百度這類廠商,是沒有任何歷史包袱的。像百度智能云早在2016年就已經把云化基礎設施搭建好了。

PaaS層,百度智能云擁有天算、天像、天工、天智四大智能平臺,分別針對智能大數據、智能多媒體、智能物聯網、人工智能提供云服務。

云計算“新三極”成型

也就是說,過去四年,百度智能云都是在天算、天像、天工、天智四大智能平臺展開各行業的服務輸出。

我們從細分的行業解決方案中就能看到,其中包括金融云、政務解決方案、泛娛樂、數字營銷云、教育行業等等,這些都是百度智能云長期以來的優勢科目。

2、能夠將ABC一體化深度融合

ABC(AI、大數據、云計算)是沒辦法分開的。

云計算和AI和大數據的融合,首先就是搭售云資源,來保證數據和算力。不同產品的相互搭售簡單易行,但這對客戶的價值僅限于總包集成,對云行業的價值只是加法式擴充營收。

我打個比方,這就像是把牛肉、番茄、土豆都直接給你,單獨吃當然沒問題,但口感并不好,也沒辦法發揮食材的營養。但是有經驗的廚子會把這三個食材做到口感最佳、營養最豐富。

ABC融合和這個道理是一樣的。有遠見的云廠商一直在探索ABC如何融合,把加法作成乘法,讓把AI和大數據融成組件。

互聯網企業這方面早就非常熟練,尤其是百度,它在PaaS層的獨特優勢是——AI作為橫向的服務位于最底層。百度智能云最早提出ABC三位一體的結合,并引導云+AI的技術前沿與行業應用落地,目前已成為行業共識。

百度大腦是百度智能云的核心引擎,為百度智能云提供了神經元和數據訓練源。

其中結合了超強計算、海量數據和優秀算法,在語音、圖像、自然語言處理等方面提供知識圖譜,用戶畫像,商業邏輯。

百度將上百種算法模塊整合到PaddlePaddle的云端托管分布式深度學習平臺??蛻艨墒褂酶鞣N算法模塊、開發工具、數據引擎以實現自身商業目的。

在此基礎上,百度智能云正用百度領先的AI能力為各行業智能化轉型提供解決方案,已經成為百度AI to B的核心出口。

3、對未來場景有非常好的預判

云計算也是需要有技術儲備和未來預判的。尤其是算力的儲備和技術方向的預判。算力儲備是基礎,而技術方向研判是未來,兩者缺一不可。

在這方面,百度可能算是走的比較遠的廠商。

今年4月,百度智能云一口氣發布14個技術基礎設施新產品,三大視頻解決方案,產品最高降價50%。

在陽泉百度陽泉云計算中心的開放日之中,從“最硬核”的數字維度去看,已上線服務器超過15萬臺、年均PUE 低至1.09、超過300萬個CPU核、存儲容量超過了6EB。

云計算“新三極”成型

可以說。百度陽泉云計算中心數據存儲規模、計算能力和環保節能三方面都處于亞洲領先水平。

不僅如此,百度擁有國內最大的GPU/FPGA集群,最大的HADOOP/SPARK集群和運營效率最高的數據中心。

也正是因為在算力上的巨大優勢,在今年CES上,百度再度發布邊緣計算開源產品,其邊緣計算能力正在國際上獲得越來越大的關注度。

對百度智能云來說,在邊緣計算等新技術爆發之后,它的位置有很大可能會爬到第二、第三——至少是和騰訊云處于同一體量,慢慢和阿里云縮小差距。

三、誰有“巨龍竹”潛質

正如我在前文中所說的,竹子也分品種,云計算市場也分可以長成40米的巨龍竹和3米的紫竹。

在竹子成長的早期,我們就可以從竹筍外觀之中看出未來成長空間。

云計算市場也是如此。興業證券在2018年11月曾經發布了一份名為《ToB:“跑馬圈地”談機會》的行業研究報告。這份報告中提到:

預計2018年中國公有云市場規模將達到83億元,同比增速44%;私有云市場將達到525億元,同比增速23%。預計到2021年,中國公有云市場規模將達到903億元,私有云市場規模將達到957億元。

云計算“新三極”成型

但是云是要看細分行業的。

談云計算不談細分行業就是耍流氓,這就像2009年左右空談移動互聯網市場份額,卻不分清每個企業在哪些領域具備優勢。

目前來看,阿里云、百度智能云、騰訊云都可能是“巨龍竹”之一。而且他們在各自的領域都扎根很深。

阿里云在企業網站、電子商務、金融保險等行業掌握主動權。以此為基礎深入比較重的工業化場景,例如醫療、工業、航空、電影渲染等等。阿里云具備先發優勢,當然不容忽視。

騰訊云社交應用、游戲應用、直播應用,在這些領域其話語權很重,由此延展進入金融、O2O、旅游等民生場景。一些消費級互聯網公司的云服務產品或會選擇騰訊云。

百度智能云已經落地農業加工、鋼鐵、金融、能源、物流、傳媒、氣象、旅游等多個行業。

可以說,百度智能云在工業、金融、政府等場景有著自己的獨特優勢。還融合了ABC能力,尤其是AI技能豐富,沒有一個廠商能夠忽視百度的能力。

尤其是進入2019年第二季度,百度智能云在視頻、金融、教育等幾個垂直行業動作頻繁,大有加速云+AI在各細分行業落地的趨勢。

我認為,未來在云服務市場,可能出現這樣的場景:

客戶在選擇云服務提供商時,會根據自己的行業、需求作出選擇。

哲學家卡爾·波普爾說:

終極真理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追尋真理的過程。我們可能永遠無法達到終極真理,只是漸漸接近真理。

云計算這個龐大的市場,同樣也是如此。一家獨大式的終極大一統也是不存在的。


75秒快3网址